人間自有真情在(四)

(四)艱難時期的關愛

回首往事,蘇珊•莫裏斯已經不太記得她是怎樣成了父母膝下的“指名的女兒”,這一切來得太快了。莫裏斯的父母約翰•奧克特和奧爾瑟•奧克特在緬因州愉快地退休了,約翰先生在當地一家社區樂隊吹奏單簧管,在他69歲的時候做了一次體檢,結果顯示身體十分健康,可就在三周後他就突發大面積中風,倒是後來半身不遂。

奧爾瑟夫人自己的身體原本也有些不適,老伴的重病很快就把她的精神擊垮。兩個月時間裏她把自己和老伴的車都撞壞了,有一次遇到冰暴襲擊,沒有電源,讓他們進退兩難。一切來得太快,“從前他們為自己打造的那些誘人的美好生活就像定時炸彈一樣,突然之間爆炸了。”說這話時莫裏斯已54歲,和丈夫格雷格,兩個兒子,12歲的羅比和8歲的帕特裏克一起住在北卡羅來納州。

她回憶說:“一陣輪椅車輪滾過聲――他們來了。我妹妹推著父親從飛機上下來,我就這樣想,哦,竟然成了這樣。” 
 莫裏斯讓父母住進一家輔助生活住所,離她家只有五分鐘路程。“我想像著情況會好轉,一片溫馨景象:我父親走路可能會有些笨拙,但他能恢復得像以前那樣正常。他們不再是離我們一家遙不可及的外公外婆。但後來的進展並非我所想。” 
 約翰•奧克特先生從前一直和善又能幹,任何事只要他想瞭解就能去掌握。行動不便讓他意志消沉,奧克特先生不再是孩子們記憶中那個外公了:他變得容易發怒,把孩子們嚇壞了。面對孩子們突然來向自己抱怨做父母的照顧不周,他女兒莫裏斯還沒有做好準備轉換這種角色。莫裏斯沒想到父母有多依靠她,要帶他們就診、郊遊散步,給他們付錢、為他們做醫療決定;她也沒意識到這些開銷增加得多快。一項全國調查顯示,護理者每月實際花費的開支一般在5000美元以上。雖然醫療和補充醫療保險金可以支付她父親的醫療費用,但是莫裏斯還得去買成人尿布、內衣和其他必需品;她幾乎不能計算她加開了多少英里的車、請了多少天不帶薪的假。 
 2005年夏天,在莫裏斯扮演新角色的第七年,事情到了緊要關頭。兒子羅比當時參軍,駐紮在伊拉克費盧傑,她十分擔心。接著她母親生病住院治療。家裏的狗被查出得了癌症。雖然她父母買了五年的長期健康保險(莫裏斯叫它“一筆天賜的錢”),但莫裏斯還是發現家裏的錢快用光了。 
 長期保險只能支付她父親的醫療花銷。在很多通電話爭取後,莫裏斯的母親也得到享受醫療保險的資格證明。出於父母住在一個房間內這個原因,她也能以更低的比率來支付輔助生活住所的房費。但據莫裏斯說,這整個過程相當折磨人。 她時常覺得幾乎撐不住。“有時我覺得,也許我會垮的,他們會把我一起送到醫院,這樣我就能休息下了,”她笑著說,“聽起來確實有吸引人的地方呢。” 
 從莫裏斯開始照料她父母到現在已經11年了。雖然住在波士頓附近的妹妹每隔幾個月飛來幫忙,她還是覺得筋疲力盡。她父親有一次發病時摔了好幾跤,母親又被診斷為患了輕微性老年癡呆,兒子如今已經上大學。莫裏斯的全職工作是教師助理,暑假在一家書店打工。她丈夫本來是一家軟體公司的總經理,但去年12月由於經濟低迷失業了,新的經濟壓力降在這對夫婦肩上。 
 然而讓她疲憊的是感情焦慮。“相對來說,養育孩子還像午休一樣輕鬆,”她說,“孩子們成長會經歷一些階段,當你也身在其中就不會覺得多有趣,你會覺得他們就是經歷這些走向成熟的,他們也的的確確會長大成人。但對父母而言,狀況是不會變好的。”不過也是有回報的,她這樣認為,“我為父母盡力做了該做的事,某種程度上還覺得滿意。我希望為孩子們做了榜樣。也許至少到了他們來照顧我的時侯,他們的想法會比我曾經的設想更實際。”

老年是每一個人都必須經歷的人生階段,但有多少個人已經準備好了足夠的長期護理需要呢?把所有的壓力放在小孩的身上?把所有的責任都留給政府?還是找所有能找的藉口逃避保險?

無論我們的人生發生任何變故,生活還是要繼續,保障還是需要的。想為自己設計一個更完善的保障計劃,請電安盈理財的理財顧問Yan Chen, 陳白燕小姐,電話415-939-5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