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自有真情在(三)

(三)她獨立,但不是孤身一人

瑪喬麗•貝爾曾經拿她的退休計劃開玩笑,她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但不打算孤身一人,她和她所有的單身朋友將搬進一個想像中的家園,起名叫做“魅力女孩之家”。但是,在她52歲的時候卻患上了晚期腦癌,幸好如她所願,她的朋友和家人獻出了關愛直到她生命的終結。

2006年7月的一個下午,貝爾的朋友巴蘭塞和塞爾扣克在遛狗時看到一輛救護車停在貝爾家門前。當時她已經病痛發作倒在地上。內科醫生巴蘭塞跳上自己的車尾隨著救護車來到醫院,在醫生們會診確認時一直陪在貝爾身邊。確診的結果是個壞消息:她患的是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一種極為快速地惡化的腦癌。

貝爾的朋友中,巴蘭塞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成為她的非正式護理人。她的弟弟菲爾•貝爾把在洛杉磯的婚禮和工作都拖後,在姐姐生命最後的幾周時間裏前來照料。知道菲爾加入,他們才草草定下一個看護制度,同時還讓貝爾保留了一些隱私,保持了她所珍視的獨立個性。

貝爾的好朋友亨裏希帶了頭,當時58歲的亨裏希和貝爾都工作在出版社,也住在同一個公寓樓。身為Salon.com網站的副執行總編,亨裏希雖然忙於工作,但都親自帶貝爾去就診,還幫她處理生活中那些讓她越來越難理解的事物--答錄機、電視遙控甚至電話號碼。亨裏希發出一封求助郵件後,一些志願者們就帶著貝爾進進出出接受化療。貝爾其他的朋友則提供了專業上的幫助:一位護士朋友幫貝爾解決怎樣從社保機構獲得她應得的保險金和殘疾保險賠償;一位律師朋友幫貝爾立遺囑;當貝爾的病情已不再能管理支票花銷時,由一位曾做過會計的朋友代她處理支票。“總有合適的人選在適當時候出現,這可不多見。”巴蘭塞說道。

這沒有看上去那麼容易。“我不得不時刻去瞭解誰會去提供幫助,去設想瑪喬麗接下來想要做什麽。腦子裏總在想這些事,”亨裏希說,“這本來就是我想去做的,但一旦做了也就再不能抽身。”他們的應急安排仍然進行得很有成效。即使貝爾失去了閱讀和書寫能力,她還能繼續獨立地生活:步行去市場、搭地鐵去上繪畫課、甚至一個人做飛機去愛荷華看望她的兄弟湯姆和他的家人。

“她為人大方,”另一位朋友懷普說,“也得到了許多回報。”

未婚的女性是美國增長最快的人群之一,而單身男性的人數也在不斷增加,專家們關心的是怎樣在兩個人群都步入老年時可以得到好的護理。貝爾的朋友們的做法為解決此類問題指點了一條新路:因特網會起到作用。通過它能建成護理者社區,成員們加入只有一個共同原因:有人需要他們的幫助。通過像“援手多多(Lotsa Hepling Hands)”組織、朋友、家庭成員的服務來建立私人“護理網頁”。

他們的幫助最終還是百密一疏,貝爾確診一年後的一天早上,亨裏希上班前去查看是發現貝爾躺在地板。雖然套在脖子上的項鏈有緊急按鈕,她還是沒能用上。“我不知道她倒在地上多久了。”亨裏希這樣說。

那時貝爾的弟弟菲爾也進來了,他和湯姆輪班,提前了去伯克利的旅行,來照看他們的姐姐。菲爾是負責CBS片場中心空調和供暖的主管,現在他得到妻子的理解,請假主導洛杉磯全天照顧貝爾。“毫無疑問,我要做任何我能做的事,包括換了地方就爲和瑪喬麗住在一起,”他說,“這讓我意識到有多愛她。”

貝爾去世她的許多朋友都在身邊。“我們都試著讓她安心地離開,”懷普說,“菲爾把手放在她胸前,她鬆開了受,告別世界。”

貝爾的一位朋友福克斯也在現場,她那時深為感動:“當你想求助的時候,家人和朋友都不避不躲挺身而出,這是多讓人安慰的事。在需要的時候就會有人幫助,這讓我有了安全感,有了希望。”

當我們患病的時候我們無法也沒有理由阻止愛我們的人為我們付出,但捫心自問我們又為我們所愛的人作了多少的保障。親情無價,愛心無限,珍惜我們所擁有,珍惜我們還能有機會去做保障計劃的機會。

想瞭解更多家庭保障計劃,請電安盈理財的理財顧問Yan Chen,陳白燕小姐,電話415-939-5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