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自有真情在(二)

(二)不讓距離擋道

作為已經長大的年輕人,即使在離開家人後,茱莉•威諾和艾德•卡希也覺得很激動很開心。並不是因為缺少家人的愛,他們只不過是為自己的前途興奮。“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從離開大學後,我就不在乎能不能再見到家鄉了。”卡希還記得這樣說過。

卡希是攝影記者,威諾是作家和製作人,兩人都在離開生長地千裏之外的舊金山找到了工作。在那裏,他們有了事業,建立了家庭,成立了“說話的眼睛(Talking Eyes Media)”傳媒,這家多媒體製作公司關注那些被主流媒體忽視的社會問題。

七年來,他們兩位合作了一個項目名叫“正在老去的美國:近在眼前”。他們拍攝一些老年人並給他們錄音,以此來喚起人們注意國家正面臨著人口老化的挑戰。但到了1999年,一切都都發生了變化,在製作項目的時候,悲劇發生了。卡希獨居佛羅里達的媽媽意外去世,雖然卡希的哥哥就住在母親附近,也經常留心她的近況,但等他發現時,老人已經去世十天了。

“我忍不住哭起來,”52歲的卡希回憶到,“滿腦子想的都是她這一生多讓人傷心,她獨自一個人離開人世多讓人難過。”

“在這個國家,我們可以去我們想去的任何地方,做我們想做的任何一種人,”46歲的威諾補充說,“遺憾的是我們切斷了根基,當我們需要通過一生中定居的地方來獲得一種生命的延續感時,我們沒有。”

因此,當威諾80歲高齡的父親埃爾比•威諾出現了早期老年癡呆症狀時,這對夫婦決定舉家搬到新澤西,在那裡買了棟房,這樣父親可以跟他們一起住。“在美國步入老年會怎樣,我們對這已經做足功夫,”威諾說,“當我父親需要我們時,就到了‘付諸行動’的時刻了。”之後幾年中,夫婦倆既要工作又要養育兩個孩子,同時也要照顧威諾的父親。孩子們的祖父搬來時他們分別是7歲和10歲。這段日子讓人既忙碌又沮喪,有時也倍感傷心,但最終還是覺得挺滿意的。

靠出售父親的房產所得,他們能請得起護理員,但即使如此,僅僅爲了維持生計也常常讓他們傾其所有。威諾拼命地工作,撫養孩子,安排護理員,也親自照料父親。儘管威諾不得不為工作頻繁出差,但只要她回到家就盡力幫忙做家務。孩子們也做出了犧牲,父母的脾氣更急躁,能關心他們的時間也更短,不管是學業還是運動都不能依賴父母。當談到夫妻共處的關係時,“我們彼此沒有隔閡,”威諾回憶,“幾年以來,我們像機器一樣不停運轉,只是爲了讓一切不要停下來。”

威諾開始還擔心孩子會越來越怨恨父親,覺得是他把父母從自己身邊帶走,但最終她覺得孩子甚至會從中收穫更重要的東西。“我們的孩子不得不瞭解到祖父的需要優先於他們的,”她回憶說,“實際上,父親的需要優先於我們所有的需要。我和先生都認為,從長遠看這不會傷害孩子,反而會幫助他們認識到時常多關心別人而不是只關心自己有什麽需要。對他們來說這是人生中很有價值的一課。”

埃爾比•威諾2008年在家中去世時,他的家人都在身邊。現在回想起來,他的女兒和女婿都感到很幸運,因為以他們所處的環境還能做出這樣的選擇。

“我相信他得到了應得的照料,而且是最好的,”威諾說道,“實際上,大家都歷歷在目,所有的一切都說明他從沒被人忽視,尤其是他身邊時刻有人去愛護和親近他。”

“我們一收到呼叫就馬上回覆,”她接著說,“我覺得自己做了正確的事,並為此感到滿意。如果我們不把愛的人放在第一位,生活還有什麽意義呢?”

每一個人年老的時候都希望自己的至愛至親可以留在自己身邊,但迫於生活的壓力,我們又能如何為我們的所愛付出呢?很多時候在我們還健康年輕的時候就應該好好計劃在未來的日子裏,如果生、老、病、死降臨的時候應該如何保障我們自己和家人。想瞭解個多保障計劃請跟安盈理財的理財顧問Yan Chen,陳白燕小姐聯繫,電話415-939-5936.